化工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化工泵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老司机见闻录之刘熊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50:16 阅读: 来源:化工泵厂家

之前的故事里,讲了一个刘熊的故事,在那个故事里我说之所以会认识刘熊,是有一次看胡大舌头给人驱邪捉鬼的时候,刚好刘熊也在场。今天就来白话白话胡大舌头捉鬼的事情。

胡大舌头本名叫胡学伟,属于典型的不学无术,一贯的蒙吃蒙喝,是我们本市的一个算命先生,是天桥上算命队伍里的一员。不管是什么样的生意,只要钱到位,胡学伟全都敢接,他从来不考虑这事情自己是否能够解决掉,因为胡学伟一看到钱,就什么都忘了。而因为胡学伟说话吐字不清,所以熟悉的人全都叫他胡大舌头。

我之所以会认识胡大舌头,是因为有一次朋友算命,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找到了胡大舌头,让胡大舌头给忽悠的云里雾里,还真的以为自己大难临头了,于是这个朋友寻思在自己临死前跟我们这些好友告别,就请我们喝酒,席间就把事情告诉了我们。当时都是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,一听一个算命的居然敢这个说,我们就借着酒劲去找胡大舌头。

我们在用拳头跟胡大舌头“讲”过道理之后,胡大舌头乖乖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,承认自己说我朋友要倒霉其实只是想忽悠点钱,让我朋友破财免灾。他没想到我朋友忽然当真了,还没等听到破财免灾那段,就跑了。胡大舌头自认倒霉,请我们喝了一顿酒,算是给我朋友压惊,结果席间聊天,发现居然有好几个熟人我俩都认识。因为本市有些名气的算命先生风水先生,我都多多少少有些交情,所以胡大舌头在提起他们的时候,发现这些人我俩都认识,一下就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。

那个时候我们都是街面上瞎混的孩子,胡大舌头也成天在街上晃悠,所以我们倒也是经常见面。有时候我在街上闲的无聊,就跑到天桥听他给人算命,虽然说十次有六七次不准,但剩下那几次准的收入也足够他吃喝了。

有一天我和往常一样,用口袋里最后的五块钱在网吧上了一会儿网,眼看着中午了,寻思着去天桥找胡大舌头,怎么着他也能安排我一顿中午饭,我也没啥高要求,整一碗麻辣烫就行了。我晃晃荡荡的来到了胡大舌头的摊位,他正在给一个中年妇女看手相。

“哎呀,说句您不爱听的,您可别生气。从您这手相上来看,您爱人最近对你应该是不冷不热吧?”胡大舌头摩挲着妇女的手,然后问道。

“嗯呢!那个老不死的天天对我爱答不理的!大师你快看看还有啥?”妇女完全没注意到胡大舌头在占她的便宜,紧张的问道。

“嗯,那就没错了。你爱人最近是不是有夜不归宿的时候?”胡大舌头把妇女的手摸了个遍,这才问道。

“对啊!就上个星期,他说加班,一晚上都没回来!大师,我老公是不是出轨了?”妇女紧张兮兮的问。

“按你的手相来看,你爱人应该是出轨了,你回家一定要好好审问他。不要说是我告诉你的,这可是泄露天机,天知地知你知我知,要是被别人知道了,就不灵了。”胡大舌头不舍的撒开了妇女的手,神秘兮兮的说。

“我知道了大师,这是一点心意,不成敬意。”妇女从手袋里掏出一百块钱塞给胡大舌头,然后紧张的看了我一眼,就快速的离开了天桥。

“行啊,胡大师傅,你给人家算啥了?就又灵又不灵的?”我坐到胡大舌头身边,打趣的问他。

“别乱说,这人多眼杂的。你这臭小子是不是又没钱吃饭,来打秋风了?”胡大舌头没好气的说。

“什么叫打秋风啊,话说的这么难听,我是你的吉祥物,来给你招财来了!你总不能连顿饭都不安排吧?”我跟胡大舌头耍起了无赖。

“大师,能算命不?”正在我和胡大舌头耍贫嘴的时候,突然一个男人坐在了我俩的对面,对胡大舌头问道。

“能算!哎呀,这位小老弟,一看你这面色,就是最近遇到为难的事了!”胡大舌头顺嘴胡诌道。

“大师果然是能人!我最近确实遇到点麻烦事,想请大师帮帮忙。”我本来想讥笑胡大舌头几句,结果没想到那男人居然会这么说,于是我也细心的听了下去。

“不用说了,我掐指一算就知道你遇到什么事了。只要我给你做一场法事,就什么都解决了。我已经算准了今天你会来,我就在等你呢!”胡大舌头斩钉截铁的说。

于是在男人的带领下,我俩一起跟着那个男人去了他的家里。路上我偷偷的问胡大舌头,为啥这么确定这男人是遇到困难了?胡大舌头说,这男人两个大大的黑眼圈,明显是睡眠不足,肯定是遇到闹心的事情影响到了睡眠。而且能主动的找算命先生的,哪个不是遇到难事了?

可是一想到胡大舌头居然还能知道这男人犯愁的事情是什么,我就感觉很神奇,没想到这胡大舌头还真的有这个能耐。结果胡大舌头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我说:“你傻啊,不忽悠他点钱,咱俩拿啥吃中午饭?”

那男人家住在城郊,我们倒了三趟公交车,最后坐到了终点才到了他家里。这里不仅偏僻,而且完全看不出城市的影子,和我生活的农村无异,甚至房子的占地面积和外观看起来还不如我们村子里的好,在我看来这些全都可以被称为危房了。

胡大舌头让男人找来一张桌子,就在他家那个十几平米的小院子里开坛作法。我和几个人饶有兴致的站在院子大门口看着胡大舌头折腾,时不时的跟其他人一起点评几句。不过点评归点评,我们却谁都看不明白胡大舌头在折腾什么,只见他一直在院子里转圈圈,而那个男人则是一脸紧张的站在院子的一个角落里,如果不仔细看,甚至都看不到他,那男人居然躲在了一堆破木板的后面。

我们到那男人家的时候,就是下午两点多了,又等那男人买东西准备桌子,再经过胡大舌头这么一折腾,就到了四点多。我暗自叫苦,本来是想蹭一顿午饭的,看来这回只能蹭一顿晚饭了。此时已经是初冬,四点多的时候天就渐渐暗了下来,到了五点多,天已经有些黑了。不过天黑和低温并不能阻挡人们看热闹的积极性,院子门口已经围了四五十个人了,甚至有几个因为看不到,直接爬到了墙头上看。

“这个先生真有本事,看人家这圈走的多圆!”一个妇女嗑着瓜子说。

“就说你不懂,不说别的,就说这先生的体力,人家溜溜的走了三个多小时了,愣是没停下来!就这体力,一般人就坚持不下来!”一个男人骑在墙头上说。

“你也别露怯了!人家这叫神仙附体,就这老头还能有那体力?这都是神仙在操控的,其实是神仙在走!”另一个站在门口的人反驳道。

我现在饿的前胸贴后背,而且到了傍晚,气温也越来越低,我冷的直打哆嗦,可是口袋里没钱,只能等着胡大舌头在这儿忽悠完,我俩好拿钱去吃饭。就这么一直挺着,听着这些看热闹的点评着胡大舌头的作法,一直听到了八点多。天都完全黑透了,人群里也不断传来叫好声,不为别的,就因为胡大舌头居然能连续在院子里绕圈走七八个小时。

甚至都有人说,就算拉磨的驴,走这么多圈都得转晕了。还有人说,胡大舌头不应该开坛作法,都可以直接去跑马拉松了。可我突然发现,胡大舌头的表情不太对劲儿,因为不再是一脸轻松的走着,而是面露苦色,好像在强忍着什么。胡大舌头的年纪都快赶上我父亲了,也不是年轻人,为了忽悠点钱,也不用这么敬业吧?于是我就想进院子里去拉他。

可我刚一接近胡大舌头,突然从房子里飞出来一块抹布,直接贴在了我的脸上,惹得看热闹的人一阵哄笑。可是我心头大惊,因为我分明没有看到屋子里有人,那块抹布就直接飞了出来,而且我自信自己的身手还算不错,毕竟在街面上打架的时候,我还算灵敏,可怎么就没察觉到这块抹布呢?

我把抹布扔到一边,又想过去拉胡大舌头,结果这次又从房子里飞出来一本书,不过因为我这次有了准备,头一歪就躲了过去,不过我却没敢去拉胡大舌头。因为刚才我看到的画面实在太过诡异,因为那本书居然是从窗台旁边的桌子上自己飞出来的,根本就不是人扔出来的!

“这是看啥呢?”一个年轻人大声的问道。

“驱邪捉鬼呢!三盛家闹鬼,这不请了个先生给看看嘛!”一个妇人回答道。

“瞎胡闹!这人这不中邪了吗!”说着话,那个年轻人就推开围观的众人走进了院子里,在路过我身边的时候看了我一眼。

结果就在他看我的时候,突然从房子里又飞出来一把笤帚。而那个年轻人正在一边扭头看我一边往前走,根本没发现飞出来的笤帚,我急忙拉了他一把,这才没让笤帚砸在他脑袋上。

年轻人摸着差点被砸的脑袋,对我道了一声谢之后就继续向着胡大舌头走去。我以为年轻人会拉住胡大舌头,没想当胡大舌头绕圈绕到他面前的时候,这个年轻人抬起手就扇了胡大舌头一个大嘴巴,把胡大舌头打的七荤八素的,在原地转了三圈才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“多谢壮士救命!”胡大舌头捂着被扇红的脸,坐在地上说道。

我也终于明白那个男人为什么躲在木板的后面了,估计他肯定没少被打,已经被打出经验来了。那个年轻人看了看供桌,又看了看房子,想了一下,然后小声的念叨几句什么,好像在和人交谈一样。就这么断断续续的念叨了五六分钟,年轻人才回过身对我说:“好了,你家没事了,不用担心了。”

“这不是我家。。。我就来看热闹的。”我不好意思的说。

“啊,真对不起,我看你在院子里,以为是你家呢。这家的本主呢?”年轻人问道。

“喏!”我抬手往男人藏身的地方指了一下,没有说话。

然后年轻人告诉那个男人,他家这个房子盖的有问题,所以有脏东西以为这里是个阴宅就住了进来。最后年轻人出主意让他请个菩萨之类的供在家里,脏东西就不敢进来了,不然的话,这个劝走了,还会来下一个的。那个男人开心的给了钱,一个劲儿的对年轻人道谢。

而胡大舌头因为走了一个下午,小腿早就浮肿了,我和年轻人一起搀扶着胡大舌头,在围观群众的笑声中离开。这群人有的为年轻人本事叫好,有的是嘲笑胡大舌头丢了面子。胡大舌头坚持说自己没事,于是我们就找了个小饭店吃饭,席间都做了自我介绍,这个年轻人就是刘熊。

胡大舌头一听到刘熊的名字,就吃惊的张大了嘴,因为从事这个行业,他早就听说过刘半城的名号。今天这么一看,我感觉刘熊也还真对得起刘半城这个绰号了。胡大舌头连房子里面是个啥都没弄明白,还被戏弄了一番,而刘熊只是唠了几句,那东西就乖乖的走了。而因为在院子里我拉了刘熊一把没让他丢面子,刘熊对我也是充满了好感。

之后又因为我这里有搜集来的各地奇闻异事和灵异故事,让刘熊十分的感兴趣,于是有事没事我俩就经常凑在一起,关系也是越走越近,一直到我后来去外地工作,才少了联系。虽然几次劝说刘熊出去看看,但是刘熊都没有同意,至于其中的隐情,就是下次的故事了。

超人气吐血推荐,人气指数:★★★★★★★

《最后的暗法师》

《中国阴阳先生》

---- 作者寄语:六一儿童节,今天也是父母节,不知道去查度娘。

旧太阳能组件上门当面收购锦浪逆变器上门当面收购

淮安江淮道路清扫车

金属鲍尔环供应商新疆供应金属鲍尔环

深圳福田稀有金属上门回收

洒水车一辆多少钱一辆多少钱

连云港建筑幕墙铝单板规范

厂家报价东风3吨洒水车价格

黑河MPP管大弯头抗震性能强

手套箱检测传感器乌鲁木齐在线式湿度传感器校准